李舟吾

真是难以抉择啊啊啊啊!!!卸了定时就不会专心,卸了拓词就懒得背词汇,卸了百度云没地方屯东西,卸了乐乎没地方吃粮. . . . . . 我的心好痛啊!!!为什么!我!这么穷啊!!!什么时候才能换手机嘤嘤嘤







所以说最后还是决定了暂时不吃粮. . . Orz 一个头两个大

寒假时候再下回来嘤嘤嘤


屯一下)妄想系列.壹

恶魔巴士(隶属宇宙星尘集团)向乘客收取高额费用,保证准时到达目的地并保护乘客生命财产安全,为了达到目的会不择手段。一般配置为司机两位(恶魔巴士不分车头和车尾,返程由另一位司机开另一个车头),安保人员两位,乘客座位十个。
“喂喂喂上面的干嘛呢!?啥身份啥后台啊就敢跟我们肛?!家里头有星云团啊!?”艾力克斯兄弟俩分别从车体两边探出上半身,架起高能粒子炮对准了上面挡了半天的车。
弟弟伸出一只手把棒球帽反扣在头上,咧嘴一笑:“我说,最后三秒哦――1!”

留不住的,无论是拍下来、写下来、还是画下来、刻下来。

今天的光和昨天的光以及前一天的光是不一样的。

存个自己的设定。

胡思乱想_(:з)∠)_

[京庵]

#论草薙京的粘人属性#
清晨醒来第一件事是抱八神,洗漱也要一起,吃饭要一起,理发也要一起,甚至连洗澡也想要一起,八神庵把草薙京踹出浴室并表示:草薙京成分拒绝!然而,草薙:明明昨晚还吸收了很多不是吗——

********
“嗯!手——哈啊,拿出去!”“不要。”“不呜......妈的叫你拿走啊啊——拿走就拿走啊!”
↑其实是刚从室外回来的八神把手伸进草薙京衣领里x

*******
草薙京摆摆手,一脸无所谓:“喜欢就强奸啊,表白有什么用,还不是会被拒绝。”
叹了口气,继续说:“追不到就操,操不了就下药,翻脸了就发裸照咯。”
拿起旁边的冰啤酒灌了一口:“大不了就蹲监狱,出来还强奸你。”

不是所有的人类都是铲屎官。——猫庵八神

注:继续开脑洞,猫庵设定,除了草薙京和八神以外的人物不必较真,纯属剧情需要。
————————————————————
每只猫都会遇到属于自己的那个铲屎官。——张小猫
猫庵八神忘记是从哪里看到过这句话了,当时他毫不在意,现在也嗤之以鼻。
曾经猫庵八神还在宠物店里的时候,猫星野问过他,店主会是她的那个对的人类吗?
猫庵八神告诉她,不是的,店主属于这个店,而不是单独的某只猫,铲屎官是人类,但并不是每个人类都是铲屎官。
猫星野点点头,又用后腿挠挠耳朵,似懂非懂的走开了。
她不懂得,毕竟她才几个月大。
后来在一个雨夜,猫庵八神离开了宠物店。
血脉的力量驱使着他踏上水泥路,前往寻找命中注定的那个人类。
他走过了池塘里满是浮萍的夏天,又过了狗尾巴草都凋零的秋天,在一个废弃仓库度过了隆冬,在一个春天到达了曾经在玻璃橱窗里远望的地平线。
三岁半的猫庵八神独自跨越了半个城市,从被跟着主人遛弯的家猫调侃到狭路单挑一票野猫,从城东到城西,从七月到三月。

每只猫都会遇到属于自己的那个铲屎官。——张小猫
现在这句话他信了二分。
可能吧。每只猫的一生都会遇到数不清的人类,据说用三文鱼骨头都数不过来——八神数不清楚,他也不会那样做。
他是在凌晨被一个人类带回家的,当时他刚把胆敢前来挑战的夜猫子撂翻,左耳被扯了个豁口,鲜血流了满头满脸。
那个人给他用盘子盛了水,还撕了面包屑给他。但是猫庵八神就不理他,立在一边冷眼旁观。
草薙京。
那个人的名字。
猫庵八神觉得这个人类很蠢。
自言自语(其实是在自我介绍),还企图摸他的后背。
呵,不自量力——刚给草薙京手上挂了道彩的猫庵八神看着他找创口贴。

京庵段子。

(魔法异世界设定)
草薙京看着召唤自己出来的人,一脸嫌弃。什么啊还以为是美女,嘛不过少年也能吃就是了。
八神看着应召而来的使魔,蹙着眉头,使魔不应该是和主人相生相长的吗,怎么这个使魔也是只火系的。
或者反过来。
火系少年使魔八神和放荡的魔法师草薙?
“啧,明明受伤了为什么刚刚还冲上去?!”“.......”八神没有理会主人的质问,独自窝在一边打算等着自愈,却被主人一把拉住治疗。
♠♠♠♠♠——
之前手机差点砸下来,想到如果一方是养在手机里的类似siri的桌面宠物呢
坏心眼的故意逗弄“喂喂小八神呀,你觉得我午饭吃蛋包饭比较好还是吃...”“我没吃过不要问我。(气呼呼)”
以前玩电脑的时候,qq可以养企鹅,可以和它做游戏,用鼠标定位好然后摁着它往上丢,想了想草薙摁着手机里的八神往上丢,然后对方气的半天没搭理他,还把手机关机了。
啊觉得摇晃手机里面的八神会跟着摇来摇去也可爱,一天体育课,草薙下课后打开手机发现八神不见了,桌面上只有一个对话框:“你之前在做什么。”“我在上体育课跑步啊?”“...呕...”
✘✘✘✘✘✘✘✘✘✘
(同居设定)
早上八神看手机日程提示时才发现草薙京要过生日了。没太在意,取消提示之后就出门了。
晚上八神在自家公寓楼下找门禁卡的时候才想起来什么都没有给草薙准备。反正那家伙要回自己家去过的吧,准备什么都没必要。
走到自家门口还没开门的时候,八神庵听到自己家里好像很吵——其中最大的声音是草薙京的,在一阵喧闹中显得尤为清楚,因为唱的是八神曾经弹过的曲子——虽然那家伙大舌头的唱的含混不清。八神庵把钥匙插进去一把推开门,脸色立刻就不好了。
也不知道这些人哪里搞来的东西,什么五颜六色的彩灯,什么卡拉OK的音响,还有彩带和鸡尾酒,搞得像是八神回来之前待的酒吧里一样。
八神在拥堵的人群里艰难的挤到电闸所在处,被别人偷偷摸了一把胸口、酒液洒进衣领的八神从来不知道自己家可以那么大——他估计自己走了好几分钟。他把电断掉,屋子里一瞬间陷入黑暗,只有草薙京的声音还在继续折磨着他的耳朵,声嘶力竭不遗余力。剩下的就是抱怨和疑问声。八神把电闸拉好,一把夺过旁边沙发上草薙京手里的扩音器,把被打断狂欢的众人赶了出去。
八神在门口送走了最后一个醉鬼,深吸一口气,转过身就被草薙搂在了怀里。
草薙京满口酒臭,大着舌头在八神庵耳边说话,还把热气喷在对方脖颈上。
“你、你为什么呼——现在才回来?”
八神庵忍住踢开这个家伙的欲望,用手把他推开,但是很快草薙又黏上来。
“滚开啊你这个酒鬼,臭死了,别吐出来。”
“我我不滚!!”草薙京收紧手臂,“今天我过生日你什么都没给我还回来这么晚你是不是要对我始乱终弃!?”
这他妈的都是什么跟什么。不能跟一个酒鬼计较那么多,否则会被气死的。
八神庵半拖半抱从一堆派对产(垃)物(圾)中把草薙京搞进卧室,把他撂翻在床上。
“睡你的觉,明天起来把屋子——”
“咣当!”
八神庵现在把草薙京从十二楼踹下去的心都有了。
八神庵被草薙京一招饿(醉)虎(鬼)扑(打)食(挺)压在了地上,很不巧的后脑勺着地。
草薙京像个傻子似的在八神庵领口嗅来嗅去,皱着眉头说:“八神庵你喝酒了!好臭啊——”
臭的那个到底是谁啊!
“生日礼物!我要!”
八神庵无奈之下困难的扬起头把自己带了许久的项链摘下来粗暴的塞给身上的草薙京后推搡他:“拿着!给我起来!”
“就这个!?”草薙京仔细瞅瞅拿到手里的东西,睁着因为酗酒通红的大眼睛,“你就给我这玩意儿?!我不唔——”
八神庵拽着草薙京的头发用一个吻堵住了聒噪的草薙京,瞪着这个眼睛一瞬间睁得更大的醉鬼,之后把他推开:“够了没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