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向渗透

存个自己的设定。

公交站牌像个妓女,站在路边迎来送往,对谁都不假辞色:爱上上,不上滚。

【安艾】拼一载春秋,搏一生无悔。 ★考进很好的大学就是为了小哥哥!(艾氏名言)★

“沙沙——沙——”
“唰——”
“……请保管好您的财物,以防丢失……”
“哗——”
“吱嗞嗞嗞......”

地上已经积了不浅的水,车流与行人路过,几只手一同在水声的弦上胡乱拨弄。天空像是烧坏了的瓷器。白的,银的,灰的,铅蓝的,搅作一潭,别想了,没黑印儿,没有冰裂纹那么好看。雨天里大街再没有平日里的得意神气与聒噪。

冰裂纹是唐朝的还是宋代的?羲和敲日,古代政权与神权的结合,近代史的原料产地,被卷入资本主义世界市场,沦为双半社会——通通分不清了,文字材料与卷面上的图画纠缠住,最后成为一团团一块块的墨迹……脑袋里只剩下那只按在书页上的手。艾比围着条撞色的围巾,两手揣进兜里,双肩包的带子勒在小臂上。站在车站遮雨檐下等着公交。

黑色裤管下的裸露皮肤,再下的板鞋足尖前边,马路牙子底下潺潺流过奔入下水道的水泊里,倒影都漾成手:指甲修剪成方正的矩形,两个角被磨成平滑的圆角,因书写习惯变得有些突出的中指第一个指节,掌心与虎口带着茧,掌纹清晰,手心里常攥着点粉色——指甲盖上也是粉色,月牙却没有十个。一双看起来温和无害的手。一双男性的,体贴的手。

“最近几天你再把必修三捋一遍,回头我把整理完的时间表给你带来……”
再后面的话还有,她记不太清了。安迷修的声音从“来”字截止,到此为止,往后只剩下开开合合的两片,颜色较为深沉的唇。

艾比今年高三——准高三的那种,还没搬进单独的高三教学楼的那种,暑假不过完就要提前返校的那种,被书本笔记空笔芯淹没的那种,高三。
她给自己找了个刚毕业的学长补习,每周六下午放学先去他那,直到傍晚才回家。

起先她还有好好学习、努力拼搏的念头,近来几次脑袋里装着安迷修神游太虚的情况越来越多了。都赖安迷修。色令智昏这个词半点不错。

胡思乱想_(:з)∠)_

存一下


——————
他处于昏暗之中,听着雪层被路过的其他动物踏着的沙沙声,以及清晨的鸟鸣。
电线杆支棱着,挑起不甚明了的天幕。
回去吗?
回哪儿?
不知道。
酒吧?   上一次去已经是半个月年前了吧。
出租屋?算了吧。
他把左手扣在脸上,右手发力却使不出以往如臂指使的火焰。
现在的自己能做什么呢。
他一点也不希望见到某个姓草薙的人。也不想见其他人。谁都不想。最不想见的就是那个姓草薙的。
脚步声从巷子外边路过,由远及近。以及夜风推动易拉罐的声响。
——————
emmm莫名其妙的一段,突然从脑袋里冒出来
其实第一段的那什么雪层大概可以算是,幻觉x

帮朋友k一下。
扫图或者加@小狼 1786748930都可以。

【团刻】
#群宣#

黑塔利亚全员名字团刻招人,因为名字比较多所以时间暂定一年,要求:不水团,会有微审就是发一张章照啦非常好过的说!!来玩啊!

日常系家三养成xxx

......作为一个宠物店店长,德川家康坐拥很多动物,比方说大金毛狗长宗我部元亲,又比方说暹罗猫石田三成x暹罗喵三成坐在金毛狗狗长宗我部头顶上,一跺爪爪,金毛就开始载着猫猫飞奔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端着餐盘的家康差点被绊倒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其实感觉这样子有点不太完整......要是把信长和秀吉也加上的话——完全可以把战国三杰当做宠物店三店员呀x

轻小说风格的家三,总感觉哪里怪怪的x

回不去了呢,从我背叛了的那一刻起——不,从一开始就为今天这一步埋下伏笔了吧!真是可怜啊。从此以后,不论是想要保护的东西,还是想要维护的羁绊,又或是想要群雄逐鹿的心,都要运用好自己的力量亲手去做了呀!我啊,已经不再是那个天真愚蠢懦弱无能的我了!
德川家康握紧了自己的拳头,跳上了本多忠胜的背。
抱歉了,三成酱,是我食言了......能够与你相识,真是很幸运的事情,真是愧疚啊,答应你的无法完成了。德川家康站在本多忠胜的背上,用手拉住兜帽。风吹起了他的衣襟。

用这一把刀,彻底斩断我们之间的羁绊吧,家康桑!既然你已背叛了秀吉大人,我可是绝对不会留你苟活于世的呦!来出招吧,家康桑——我一定会,斩灭你的!

————————————————
笑岔气x

[京庵]

#论草薙京的粘人属性#
清晨醒来第一件事是抱八神,洗漱也要一起,吃饭要一起,理发也要一起,甚至连洗澡也想要一起,八神庵把草薙京踹出浴室并表示:草薙京成分拒绝!然而,草薙:明明昨晚还吸收了很多不是吗——

********
“嗯!手——哈啊,拿出去!”“不要。”“不呜......妈的叫你拿走啊啊——拿走就拿走啊!”
↑其实是刚从室外回来的八神把手伸进草薙京衣领里x

*******
草薙京摆摆手,一脸无所谓:“喜欢就强奸啊,表白有什么用,还不是会被拒绝。”
叹了口气,继续说:“追不到就操,操不了就下药,翻脸了就发裸照咯。”
拿起旁边的冰啤酒灌了一口:“大不了就蹲监狱,出来还强奸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