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向渗透

胡思乱想_(:з)∠)_

存一下


——————
他处于昏暗之中,听着雪层被路过的其他动物踏着的沙沙声,以及清晨的鸟鸣。
电线杆支棱着,挑起不甚明了的天幕。
回去吗?
回哪儿?
不知道。
酒吧?   上一次去已经是半个月年前了吧。
出租屋?算了吧。
他把左手扣在脸上,右手发力却使不出以往如臂指使的火焰。
现在的自己能做什么呢。
他一点也不希望见到某个姓草薙的人。也不想见其他人。谁都不想。最不想见的就是那个姓草薙的。
脚步声从巷子外边路过,由远及近。以及夜风推动易拉罐的声响。
——————
emmm莫名其妙的一段,突然从脑袋里冒出来
其实第一段的那什么雪层大概可以算是,幻觉x

#关于一个有病的脑洞
观看舌尖上的中国.ing
“...螺蛳??”
“——雷狮??”
“螺蛳!”
“雷狮??”
“是螺蛳啦螺蛳!!不是雷狮!”

...大概有病

帮朋友k一下。
扫图或者加@小狼 1786748930都可以。

【团刻】
#群宣#

黑塔利亚全员名字团刻招人,因为名字比较多所以时间暂定一年,要求:不水团,会有微审就是发一张章照啦非常好过的说!!来玩啊!

日常系家三养成xxx

......作为一个宠物店店长,德川家康坐拥很多动物,比方说大金毛狗长宗我部元亲,又比方说暹罗猫石田三成x暹罗喵三成坐在金毛狗狗长宗我部头顶上,一跺爪爪,金毛就开始载着猫猫飞奔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端着餐盘的家康差点被绊倒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其实感觉这样子有点不太完整......要是把信长和秀吉也加上的话——完全可以把战国三杰当做宠物店三店员呀x

轻小说风格的家三,总感觉哪里怪怪的x

回不去了呢,从我背叛了的那一刻起——不,从一开始就为今天这一步埋下伏笔了吧!真是可怜啊。从此以后,不论是想要保护的东西,还是想要维护的羁绊,又或是想要群雄逐鹿的心,都要运用好自己的力量亲手去做了呀!我啊,已经不再是那个天真愚蠢懦弱无能的我了!
德川家康握紧了自己的拳头,跳上了本多忠胜的背。
抱歉了,三成酱,是我食言了......能够与你相识,真是很幸运的事情,真是愧疚啊,答应你的无法完成了。德川家康站在本多忠胜的背上,用手拉住兜帽。风吹起了他的衣襟。

用这一把刀,彻底斩断我们之间的羁绊吧,家康桑!既然你已背叛了秀吉大人,我可是绝对不会留你苟活于世的呦!来出招吧,家康桑——我一定会,斩灭你的!

————————————————
笑岔气x

[京庵]

#论草薙京的粘人属性#
清晨醒来第一件事是抱八神,洗漱也要一起,吃饭要一起,理发也要一起,甚至连洗澡也想要一起,八神庵把草薙京踹出浴室并表示:草薙京成分拒绝!然而,草薙:明明昨晚还吸收了很多不是吗——

********
“嗯!手——哈啊,拿出去!”“不要。”“不呜......妈的叫你拿走啊啊——拿走就拿走啊!”
↑其实是刚从室外回来的八神把手伸进草薙京衣领里x

*******
草薙京摆摆手,一脸无所谓:“喜欢就强奸啊,表白有什么用,还不是会被拒绝。”
叹了口气,继续说:“追不到就操,操不了就下药,翻脸了就发裸照咯。”
拿起旁边的冰啤酒灌了一口:“大不了就蹲监狱,出来还强奸你。”

[家三]旧时

已经年逾七十的德川将军独自坐在楼台上,铺琼缀玉的亭阁立在夜风里,帘子也不时轻巧的扬起一角。他对着不甚明朗的月空兀自睁着浑浊的双眼。不知怎的陈年旧事泛上心头。多年前他曾在秀吉麾下与石田三成共事。当时战国事多,戎马倥偬,两人一起的时间本就不多,又被各种公事挤占,剩下的唯有在廊下擦肩时相互道的一两句问好。
后来颠倒乾坤的一日到了,德川家康成为了雄踞一方的豪雄,但他同时也是某人眼中口中的叛徒,心头无时无刻不在挂念着定要斩灭的那种。
再后来一次共赴荒唐,他还记得黑暗漫室之时,那套紫色浴衣被他拎出帐子后那句狸猫精。
夜风吹的德川将军老腿发寒,也把他的记忆吹得页页翻过。

[家三]片段

仲秋傍晚,夕阳余晖被树冠过滤漏下来,在树下小水塘洒金,晚风淌过水面轻轻推动颜色深浅不一的黄绿浮萍。家康和三成并坐在廊下,各捧着素色珐琅彩的茶杯,分别看向院中不同的地方,有一搭没一搭的聊着天。“噗通——”浮萍被水波漾起褶皱,刚跳下去的蟾蜍惊扰了塘子里面的锦鲤,鳞片在最后的光擦拭后更加鲜艳,匀称的身条映入二人眼中。
“天色不早了,进去吗?”
“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