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舟吾

天花板上的那一线光突然扩宽,在不经意的一瞥之后,徒然横贯过方形的灯,抹在屋顶,两种白,一种红,几种花纹,它经过的小道是窗户,外面的天被高楼顶着,空空的房间里女孩百无聊赖的躺着,耳畔是循环着的歌声,她的目光聚焦在手机上,漫不经心的划过上方几指宽的光痕。

评论

热度(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