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法合金

Splendid 视角(老旧自戏搬运)名朋cv. 1019did

拽着提包从沙丁鱼罐头似的公交车上挤下来,匆匆走过生意清冷的花店和街角的咖啡店,拐到另一条街上。
真不知道老板怎么想的――莫非他那颗脑子又被三明治塞住了?哦,别想了,他根本没脑子那玩意儿。
穿过整齐的堆着落叶的小花圃,站在台阶上用手理了理刘海,屈指敲响了那扇紧闭着的实木门。
听到脚步声后面挺直了脊背。
门开了。
那是一双虽因时间搅拌而有些混浊但仍犀利的眼睛,眼白包裹着墨绿色的瞳仁嵌在深陷的眼窝中,剑眉斜插入鬓,眉心有由于长期皱眉留下的凹痕,夹着银丝的绿色头发遮住了额头,高高的颧骨和鹰钩鼻给人一种严肃沉稳的感觉,紧抿的薄唇使他看上去有点刻薄,似乎不太好相处。
他穿着家居服,白色的衣料没有一点褶皱,踏着一双深色的拖鞋,整个人看上去很精瘦。我和他面对面站着,他比我高了约两个巴掌的厚度。
“flippy 先生您好,我是xx 报社的一名记着,我叫splendid ――今天前来拜访您想要作一则关于退伍军人的军旅生活的报道……”我脸上堆了笑,拿出记者证给他看。
他的视线以极快的速度扫过那上面的信息,之后默然的点了点头,侧开身子示意我进去。
不得不说他的房子内部被打扫得真干净,地面可以映出人影,茶几上没有丝毫污秽――或许我还应该说一下他做蛋糕的手艺很棒!
“……splendid 先生是吧――你想问什么现在可以问了。我会好好配合你的工作的。”他的面庞在氤氲的水气后若隐若现,阳光使原本硬朗的面部线条柔和了不少,沙哑的嗓音在他端起杯子啜了口红茶后响起。

我们的谈话一直到下午的阳光将他笼罩在房子阴影中才结束。
“那我们今天的采访就到此为止吧,十分感谢您……”我合上被记得密密麻麻的笔记本,站起身来同他握手。
我观察到他厚大的手掌中的老茧,以及那貌似短了一小截的尾指。
他把我送到门外。

他的眼睛古井无波,一直面无表情,从始至终。

评论(2)

热度(2)

screent type="te'>P('in13.w.g'.pinitP screent type="te'>p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