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法合金

……没人和我玩我就再搬一篇老戏(?

H-E-R-O.

多么光辉的词语。宛若中世纪教堂尖顶上闪着银辉的高大十字架,成群的驯鸽扇动洁白的翅膀,追寻着浑厚的钟声不停地来回飞翔。

“帮个忙吧?英雄先生?”哦,美丽的粉发姑娘,她的每根发丝都牵着阳光。
It's my pleasure .

我――这个世界的hero ,肩负着伟大的重任,为渺小的人类匍匐着,膜拜着,赞颂着的英勇无畏的和平的保卫者。
如同红衣主教披风上的丝线,每一丝每一缕都被赞美诗拂过。

无人知晓。
光鲜亮丽冠冕堂皇英俊潇洒的表面之下覆盖着怎样的躯体。

夜风将我的额发撩起,又拽着飘带荡到我脑后。
我垂眸鸟瞰这漆黑的世间,万物具静。

只要踮脚,便可以距离上帝更近一步,这颗不停颤动的赤色心脏早已败坏,腐朽,溺毙于日复一日的讴歌之中。

主的审判迅速降临。

我张开双臂,重心倾斜,直愣愣的从教堂顶上跌落,再直愣愣的斜插进泥土尘埃中。

血液其实是没有颜色的。
只是很糟糕,很脏而已。

评论

热度(1)